流夜_Itsuki

微博@流夜itsuki
推@zyyasda

おだて、伊達組
長谷部那么可爱!!11区在住准社畜
老年人
低浮上
刀剣乱舞主推日压切、
请多指教w

【曹郭】【现代paro】年末

好久没写东西了,写给自己的生日贺。

庆祝正式迈入奔三的行列,恭喜。


【生日一月一结果尼玛妥妥7个月零10天没碰这个】

前半段是1月1号撸的后半段今天补完_(:з」∠)_

2014711

现代paro




年末


连续下了五天的雨。

年末的冷空气混合着不知从哪飘来的尘埃被呼吸抽进胸腔的肺叶,郭嘉又觉得自己有些呼吸不畅通。

氧气分子顺着呼吸道滑进他每个带氧的红血球,污浊的空气扼住了青年的喉咙。他把家中的空气加湿器又跳调高了几个档位,以此来缓解逐渐衰竭的心肺功能。

日子慢慢平静下来,青年的视线移动到那一大叠的医学报告上。他今天本想打算出门为自己的生日去定制一个蛋糕,后发觉自己实在是懒得要命,连抬腿都变得和登天一样困难。

开着加湿器同时又按下了空调遥控器的按钮,青年翻了个身,把身躯埋进柔软的被褥里。

这张双人床的另一位主人忙于工作,越来越接近下班时间,墙上的挂钟不慌不忙按着自己的节奏丢弃时间,青年瞳孔中有斑驳的亮斑。

激情总有一天会趋于平常,爱情早晚有一天也会转化成亲情。面对一成不变的时间他们总需要耗尽温度来热爱,可男人哪里会想到这些。

他还有未完成的事情,还有未实现的梦。

——希望明年会是一个新的开始。

医生说他的身体已经没救了。

自出生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,童年的回忆里充斥着惨白的颜色以及消毒水的气味,他经常被丢到重症监护室的白色大床上。那些少年还不懂得的医疗机械,各种各样的导管。他的手背上还挂着点滴,小孩子只是无辜地眨眨眼睛,在没有玩具熊的陪伴下过了大半的年岁。


他能活到现在已经很不可思议,睁眼就是白天,闭眼便是睡眠。


青年听见有钥匙在锁孔里滚动的声响,那个人回来了——他这样想着,又再次缩起身体,膝盖抵在肚子上。


睡到半夜又被一阵激烈的腹痛疼醒,那痛觉快要将他开膛破肚。郭嘉忍不住开始呻吟,强忍着叫嚣的身体伸手攀上桌子去拿止痛药。


动作戛然而止,那边的力量令自己滚入别人的怀抱。对方抱得并不是很用力,但单单只是埋首在那人颈窝就已经快喘不过气。


“您想陪我到什么时候?郭嘉不过是将死之人……啊,您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吧。那些昂贵的费用居然没榨干您的钱包?”


医院俨然就是鬼门关。走廊的那头连着太平间,时常有塑封的尸体被推进推出,医生们大多都僵硬,冷漠着表情。他们看惯了这些稀疏平常。


郭嘉不想自己死后也被别人装进那个大塑料袋里,万一他还没死呢,在万一他还没死就被送进火葬场的焚尸炉呢?在高温的侵蚀下惨呼着挣扎着大声嚎叫道老子没死老子还没死啊。


“生日快乐。”


他很高兴会在今年收到一份意外的生日祝福,郭嘉早已断掉身边的所有人际关系,比起一群人的狂欢,他还是习惯于蜷缩在某个安静的角落慢慢等死。死亡对他来说更像是一种新的世界,安稳宁静,没有痛苦。他不用再弥留之际为了肉体的痛楚而崩断神经,就当做是睡了一觉。这沉眠会无限延长下去,到永无止尽的时候。也没什么关系,单纯的死亡比残喘地活着更具有吸引力。


“谢谢您把我从二十多年的自卑以及自我厌恶的泥潭里拖了出来,谢谢您能够听我说话,谢谢您能陪在我身边。”


他用力推那人的肩膀,却发现手腕使不上力气。枯槁一样的骨骼吹弹可破,郭嘉努力维系着这个拥抱,有亲吻落在他的额头,没有预想的温度。


沉默的空气中只有一个人的自问自答。


热度(12)

© 流夜_Itsuk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