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夜_Itsuki

微博@流夜itsuki
推@zyyasda

おだて、伊達組
長谷部那么可爱!!11区在住准社畜
老年人
低浮上
刀剣乱舞主推日压切、
请多指教w

【三国】【子曹郭】当归

当归


这两天状态不太好_(:з」∠)_

撸完去驾校【ry

|

|


时间请不要细究_(:з」∠)_

|

|


一些事情是小孩子永远都想不明白的,他们对于这些事情会报以情绪上的反应,时间不会很长,过去了就会遗忘——


只因事情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范围。


孩子红着眼圈,那里流不出泪,原本神采奕奕的眸子化成一个没有光泽的黑洞。


他怎么也没法理清思绪,爹说他要跟曹伯伯去辽东,最近奕儿就和丕公子作伴,过不了多久爹就回来了。



然后,然后。



大军回来的时候满是缟素,小东西从没见过这样多的白色。拉着曹丕的手问他,丕哥哥今天是有什么祭祀么。


曹丕被这句话卡住喉咙,哽咽了一下,只是轻轻嗯了句。




“奕儿从没见过这么大的祭祀…对喔,曹伯伯都回来了,那爹爹呢?”


“郭大人……或许去别的地方了。”








一开始的时候是撕心裂肺地哭嚎,他狠狠把郭奕按在自己胸口,任凭那小东西把鼻涕眼泪蹭得到处都是。

后来发展成来自郭奕单方面拳打脚踢,曹丕自动承担了沙包的角色,他不还手,任由那些没轻重的攻击雨点儿一样砸在自己身上,脸上。


孩子毕竟还是孩子,那哭声快把自己的心脏踩烂了。


曹丕的手臂又紧了些。




丕哥哥……奕儿……奕儿没爹爹了……没有了……爹爹不要奕儿了……”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恍如隔世的大雪掩住了悲伤的痕迹。


适逢二月隆冬,郭奕望着茫茫无际的白色,感情哽在喉口。


这个时候孩子已经顺利地长成少年,少了儿时稚气,或是相较之前沉稳许多。天气苦寒,他又和自家父亲一样生的一副不太健壮的身子骨。


没人过来把他从绝望的深渊里拖出来,他自己也默默地将自身封入不起眼的角落。


只想安静地一个人呆着。


少年想不明白为何自己会对周围的人抱有敌意,尤其是那些刻意接近自己亲人的“宾客”。


大家对于他的称呼从来都是郭嘉之子,在不知不觉中他成为一个影子藏于人后。


可自己什么也不能说,这些愤懑郁结都被少年强咽下去,表面上依旧扯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。


花会再开,人会死去, 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?


直到有人牵起他的腕子。郭奕从阴影中抬起眼皮,从缝隙里渗出的光线扰乱了他的判断力。他被人从那里拽起来,力道大得令他的皮肉生疼。


“伯益,随我去陪陪郭大人吧。”


对方像曾经那样牵起自己的手,指尖的温暖戳到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。如今的现在在不远的未来将成为无法触碰的回忆,而少年似回应那般回握紧来者的手——至少现在你还在。


那年端午,他对他说:奕儿别哭,粽子洒了我再帮你包,不要告诉郭大人。



热度(22)

© 流夜_Itsuki | Powered by LOFTER